•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唯有江汉关上空的红旗在历史的尘埃中飘荡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这种两厘米见方白绿相间小瓷砖铺成的墙壁,和我记忆深处的幼儿园完全吻合了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小时候踮着脚尖都够不到锁头,只是急着想看副刊中连载小说的结局,现在只怕连阅读报纸的习惯都没有了

     

     

    希望可以有个属于自己的小阳台,打开窗户便能看到外面世界的流动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衣服上阳光的香味裹进了股凉丝丝的秋意,天高得把空气抽离的稀薄了些,我爱长衣长袖薄衣衫

    (这张被选入yupoo今日精彩照片,呜哈哈~~~~~~)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不知道以前的你是怎样的,至少现在呈现在我眼前的便是这副模样了。每一个人对同一个地方的记忆是不同的,即使你们曾经生活在同一片土地,大概也只能找到精神上的共鸣而非记忆

     

     

    楼内脱落的门窗被弃置在楼道里,墙壁上的石灰四处剥落,踩在木质地板上咯吱作响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从一面望去的你,犹如一列凝滞不动的红色火车,轰隆隆地驶过这个时代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詹天佑故居,在如今这个车水马龙中不起眼的角落,一位工程师带着他一生的成就长眠于此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新漆难掩

     

     

    Oct.17   18:30

    逃了党校在戈雅坐一下,一小时后跟校男篮坐车去拍比赛。

    似乎对这种事没有以往那么热衷了

    “真羡慕你这么年轻就认识了我”

    依旧是让我没了下文的贫嘴

     

    照例点了提拉米苏,外加一份松饼

    “没吃饭呐?”店主小刚霹雳啪啦地敲着键盘

    “恩,宅屋里一天”

    “这么好的天气还不出来走走”

    “好不容一天没事儿找我,可得歇歇!”

     

    你走了以后我似乎更喜欢独自前来

    实在怀念去年这个时候和你一起在这里自习的光景,那只我最爱的白猫依旧把尾巴翘高,小跑着来回穿梭在桌椅和客人的双腿间。

    现在卧在脚边仰起小脑袋,任由我摩挲

    “越来越肥了你……不过也越来越白”

     

    只可惜你再也不会和我坐在这昏暗的灯光下,讨论脚下这片土地的种种了

    你有了二十坪永不停电的大宿舍,有了源源不绝的暖气,有了大厨房

    还是会怀念这里吧?怀念这个让你又恨又难以舍弃的地方,怀念和我的一切

    现在你那里应该是正午十二点半,自己做的饭好吃么?

     

    老爹布置给我的寒假任务是“每天自驾去学托福”和“自行安排国外旅游”……压力好大> <

    所以我第一时间想到了你那里……

     

    将来的一切依旧未知,走一步算一步吧